生活
土地流转
屯留电商
村红直播
屯留企业
乡村旅游
村网通
招商引资
屯留小区
屯留供需
信息
房屋出租
房屋买卖
招聘求职
人才查询
征婚交友
二手物品
出售求购
便民电话
商家信息
屯留
屯留特产
屯留景点
屯留美食
屯留名人
屯留历史
屯留民俗
便民
违章查询
网站微信
旅游服务
二手市场
现场直播
乡村振兴
网站首页 >> 屯留名人:王志彦之雁行书(60首)

王志彦之雁行书(60首)

2014-08-19 23:30:32 浏览:1385

雁行书(60首)

 

(山西)王志彦

 

56的午睡

 

夏天抖动了一下,一只乌鸦经过了我的午睡

它读着虚假的诗歌,它的真情朗读

让夏天出了一身冷汗

 

还有午睡中的风,忘记了翅膀飞翔的愿望

天空高远呵,那么多数星星的孩子

数着数着就误入了歧途

 

我还在睡,我已忘记自己是一位时间的操盘手

所以,我身后的岁月苍老

 

抱紧一棵草的温暖

 

十里乡路上月色暗暗凉下来,像炊烟

悄悄走出村外,把牵挂挂满空寂的山岚

几句风中的乡音,从草丛中迸发出来

透过低处的水洼,在清澈如镜的眷恋里

充满魅惑。而一只时光中的蜜蜂

怀揣甜蜜,却怎么也浸润不到故乡的胃里

 

从一棵草到另一棵草,看不到自己的影子

就有更深的空寂搬走心软的词语

我们衰老、我们冷……大地抱紧一棵草的温暖

因此,大地永恒

 

一声鸟鸣带走体内的积雪

 

打伞经过的秋天,形容有些衰老

黄叶的衣衫脱落殆尽,骨感十足的枝条

在北风中,抵达忧伤的落日

 

见景生情,我预感到巨大的雪已在路上

或者就在身后,一次小小的意外中

恰好躲在体内的暗处,伺机暴动

 

而一只瘦弱的鸟,仍在人间低处忙碌

仿佛时光的变异,只是昼夜的交替

它的内心从来没有多余的恐惧

 

面对大地的虚脱,我常常不知所措

像这些突如其来的塌陷、海啸和一场贪婪的雪

怎样在一只鸟的内心,一寸一寸的缩小

 

如此,我已经身无长物

体内堆积的雪,已在一声鸟鸣中开始瓦解

人生这场残局,就等春风来临,收拾或者重新布置

 

我无法停止对那个秋天的怀念

 

那个秋天,我在风中吟咏

十万朵丢弃黄金的菊花,只为腾出内心的空间

在霜雪到来之前,装满你的体香

 

那个秋天,薄霜清寒,飞蝶遁隐

缄默的鱼擦干眼泪,捧出大海的气息

丑陋的骨架,拈出尘世间隐藏的轻

 

那个秋天,微雨斑驳,草木阴郁

爱情在岁月的深水区露出胆怯

你小小的牙疼,让星斗和月亮黯淡或醒目

 

那个秋天,时间穿墙而过

梦见灯盏的人,恍若大风中孤立的鸟鸣

在季节的深处,沉入大地的咽喉

 

那个秋天,浓雾举行了盛大的仪式

我和自己的敌人握手言和,而遥远的诗歌

在水与火焰之间,选择了沉默或放弃

 

那个秋天,我无法停止对她的怀念

就像一列火车的鸣叫,驶出了整个夜晚

却依然有“咣当,咣当”的声音,响彻于血脉的搏动中

 

像雪一样冷或者白

 

一只豹子穿过秋风,一树豹纹

在秋天最后的酒杯中,熄灭了内心的火焰

 

另一些浮夸的红枫,脸上含着笑

骨子里已苦不堪言

 

而远处的一块粗糙的石子

蘸着水,磨着岁月冷冷的刀

 

这污浊狼藉的战场,连乌鸦也视而不见

直到大雪降临,没有人谈论虚伪或者丑恶

 

当雪花落到诗歌内部

文字要像雪一样冷或者白

 

尘埃之歌

 

我已紧贴着土地,不需要虚幻的绽放

更不必在暗夜里趁着昙花的光晕,悲痛和哀愁

 

我已从光阴的火焰里,取走多余的灰烬

从肆意的雷电中,掩藏了悲悯

 

我不再轻盖镜面,那里有太多的虚伪和市侩

我只想把一棵草的身子扶直,让它看到天涯的远

 

啊,我只是一粒让岁月孤独的尘埃

你的接近,只是对那个春天妄想的祭祀

 

在遥远的年代曾提到这个冬天

 

那时,阳光还在与枫叶做最后的交谈

几块缓慢的石头,被急速颓败的艾草甩在身后

 

那时,一本旧杂志的封面上

卖花的盲女,已渐渐陷入生活的贫血期而浑然不知

 

那时,在世间行走的露水已被落叶逼到低处

枯枝交织的呜咽中,一只鸟的胃里藏着巨大的饥饿

 

那时,轻浮的暗香大批退场,或者妥协

薄霜已咬碎绿芽的骨头,开始停下来整理自己的一生

 

那时,我们曾经提到的这个遥远的冬天

被西风敲锣打鼓地送到了一场大雪的中央

 

光线也无法牵走的黑

 

我说的黑,光线也无法牵走

像棉花中的黑,奶粉中的黑,选举中的黑

升迁中的黑,还有面对面之间的黑

 

黑哨、黑幕、黑洞,已是见怪不怪

黑社会、黑势力、黑交易,一支笔的力度

怪也无奈。天下乌鸦一般黑并不可怕

火焰中的黑谁能熄灭

 

黑,好像是美人脸上的酒窝

它给好黑者种种啜饮的理由

光线也无法将它带走

 

冬至,或抄录错误的雪花

 

麻雀背上的薄霜,比雪花更委婉一些,在冬天

佛光暗于灌木的落寞,熙来攘去的人群,淹没在鸟的孤寂里

 

就有问道的石头,堵住雪花里的水声,就有大片的时光

倒塌。纸样锋利的枝桠,在辽阔的西风上,夜不能寐,发出尖叫

 

而失控的落叶,如同上苍在冬至里最后一次抒发的憎恨

苍白的祈祷中,有无法治愈的洪水与灰烬

 

黄山之夜:命运的暗示

 

今夜,我的襟怀水一样空寂

风落松花,星月从另一条路走远

我看不到“云飞水飞山也飞”

在光明顶,辽阔的雾裹挟了黄山的全部

 

现在,看不清窗外,看不见山外

更彻底的空茫笼罩了灵魂突围的方向

是的,我必须借助这恍惚的灯光

和纸上的黄山约定

不能把这长夜的重

完全压在一个孤寂瘦弱的肩上

 

这一夜,多像一次命运的暗示

来过,没有痕迹

走了,悄无声息

 

春天的浅薄被雪花朗读

 

春天在行进。炊烟打了声招呼,出了远门

衣着臃肿的麻雀,灰头土脸,在风中

默念着遗落在去年枝条上的一只青虫

 

寂静不再完整。一块下洼地突然窜出火苗

从低处,照亮夜行人内心一段漆黑的路

而春天从此不再矜持,唇齿间

除了脂粉就是带着土腥的呼吸

 

还有冬的影子,一寸一寸地被逼出河岸

那些生硬而冰冷的石子,表情木讷

说不出两只燕子的去向。仿佛

枝条的冷漠,感觉不到叶子内心的疼痛

 

一只喜鹊在风中感冒。它的暗淡

让躲在暗处的雪,说出了春天的浅薄

 

一枚羽毛的重

 

我只说天堂,一枚让灰尘有所顾忌的羽毛

在孤寂的高处,闪电与月影,藏在轻与虚无中

 

而我,就是一面退掉羽毛的镜子

在万物的拥挤中,灵魂无家可归

 

星空璀璨,我只想攥紧一枚羽毛仰望

然后,学着羽毛小小地飞翔一下

 

可是,我紧贴着大地的尘埃

一枚心中的羽毛,怎么也举不过自己的头顶

 

天空要把鸟抬举多高

 

一只鸟飞出去了,一群鸟掀起了一阵风

一串打开天空的钥匙耀眼转动

 

这缓缓涌动的一粒粒光点,创造出它的天堂

蒙灰的瓷器,内心流淌着河流的光焰

 

时间过于强大,一些鸟再次被抬高

像我脑海里的一个句子,渐渐靠近云端

 

这场景,多像一次杜撰

时光的暗语,在与一个写诗的人对峙

 

厌倦鼓掌的叶子

 

又一道闪电,咬碎高处的盐池

一些时光裹着狰狞的盐粒,从风中砸向大地

 

全部的细节来自鸟的惊恐,万物纷纭

叶子们吼破喉咙,大自然仍然无法改变行走的方向

 

就像我们对某些事物知道了结果,换几种说法

也不能在一棵斑驳的树上,剔除它的沧桑

 

厌倦了鼓掌的叶子,青瓷一样,在疾风中破碎

多少无奈,多少疼痛,多少呜咽的泪水

 

在四季竭尽繁华之后,孤僻的灰暗

多想听听那些浅绿的、深绿的,火焰般温暖的声音

 

舍弃了背面的镜子

 

所谓一生,就是得到大地最后的宽恕

就像在镜子面前,用词语擦掉了多余的灰尘

 

这一切,透明的玻璃无法看清

那些时光深处的色彩,也无法从容描摹

 

我怀疑,千年的月亮就是一块盐碱地

亘古不变的只是它裹满尘埃的外衣

 

而镜子舍弃了一个背面,却让万物陷进了

愈来愈深的愧疚与惊愕

 

不会反抗的铁

 

在混沌的矿脉里,你就是尘世间的另一种骨头

风尘散尽,从不会惊醒内心小小的火焰

 

此时,我们都病了,浑身流着锈迹斑斑的污水

或许,大地知晓一切,才把我们无情地掩埋

 

而从不会反抗的铁,浑身缠满时间与安静

请原谅,人类的欲望之火再一次点亮一把刀

 

这是我的旧伤,吃着鲜嫩的肉,说着腥臭的话

我还是希望一些铁,继续留在诗歌的体内

 

支撑着那些松松垮垮的汉字,在沧桑的人间

许下祝福,并向着渐渐熄灭的火苗,说出心上的胆怯

 

肥美,大地坐拥一切腐朽

 

谁要乘着诗歌的善良,在词语的油漆味中

缩短与生活的距离。乃至制造渗透光芒的虚无

 

万物肥美,被时间抽空的倒影,身负命运的美丑

一切崇高,只是夜间的萤火,对着冰冷的月光示威

 

那就开始吧!大地坐拥一切腐朽

为了苟同,我把石碑安放在一堆乱骨之中

 

活着,我以微笑代替流泪

 

在乌鸦飞临之前,命运的暗涌此消彼长

像落日的盛大,带走一个人内心的虚无

 

又带来鲜花与光芒的一瞬。大地欢鸣

我的眼睛栽种了尘世的寒凉也收获了幸福的尘埃

 

有一刻,我也背负阳光的丛林

扇动看不见的翅膀,在烟火之上小小地飞翔一下

 

幸福是创造的。原来也可以浅浅地虚拟

就像活着,我以微笑代替流泪

 

从泥土到尘埃

 

从泥土到尘埃,就像从水到火焰

上帝抛弃的经文,我们在虚无中反复吟咏

 

没有尽头,只有失散的影子与上帝对话

万物的丑陋与魅惑深陷于黑夜的喉咙

 

泥土在泥土中消失,又在尘埃中重生

人类制造的翅膀,缺少了带血的骨头

 

多年以后,事物从流水回到火焰

就像内心的惶恐踩塌黑暗的梯子

 

伴随文字一路逃离的

是容易触摸而又渐渐堕落的生活

 

我的孤独和雨水一起喧哗

 

如果我的歌唱能使一棵草免于孤独

在浩淼的时光中,我愿成为大地不可枯寂的丝绸

 

就像四季的回廊里,我的孤独和雨水一起喧哗

群星的伤痛在乌云的哭泣中四散奔跑

 

啊,还在孤独的灵魂,我把秘密说出

也无法挽留鲜花的颓败和树叶的飘落

 

而大地芬芳,一滴水的孤独融入其中

就有一株野菊花赶在太阳前翻过暗夜的最后一页

 

这个秋天,我在等待一些旧时光

 

这个秋天,我在水之上云之下风之外

在酩酊的岁月深处,等待一些旧时光

 

等待一些梦想,善意地还给暗夜

一些露珠还给草芥卑微的呈现

 

等待一声呢喃,剪开坚硬的西风

一些种子在低处高过汗水和奇迹

 

等待一树梨花,还给春天此起彼伏的清白

一些河流,在皱纹中打开土地的纠结

 

等待一枚苹果,说出爱情的方向

一些雨水带走石头内心的寒凉

 

等待皓月中天,母亲的身影不再孤单

一些井水包容乡愁中盐的沧桑

 

啊,这个秋天,我在等待一些旧时光

把整个乡村和黄昏还给歌唱

 

独自穿行于内心的秋季

 

秋来了,遍地黄金藏匿于一个人的内心

一只雁引领着颓败的灰尘在天空完成最后一次写意

 

这是一个乡村的季节,秋水洗净阳光

农具们忙着给丰腴的果蔬安排霜雪中的行程

 

两只黄狗在短暂的爱情中奔跑着,母亲弯下腰

和开怀的豆子们小声说着秋后的打算

 

像此时的我,绕过文字的堵截和暗礁

在真实与幻想中,独自穿行于内心的秋季

 

而不再抖动艳丽的外衣,像简朴的麻雀

秋天过后,优雅地栖息在冬天的刀锋上

 

一只鸟参与了那片叶子的葬礼

 

那片叶子从出生就与我为邻,每天向我挥着手

在我心里,友谊有了宽泛的定义

 

季节在加深,那片叶子的纹理和心事也在加深

就像一个村庄的炊烟加深了一个人的思念与忧伤

 

沉重的鸟鸣,让我看到树枝上的叶子已荡然无存

还有那些阳光下细微的响动,阴影下小小的痛

 

我看到一只鸟的体内,不可言说的伤

对应着我内心的漠然与一个季节的苍白

 

秋千之上,我怀揣虚妄之心

 

秋千之上,我怀揣虚妄之心

展开驭风之翅,在越南村茂密的树丛中追赶丢失的时光

 

飞呀,灵动的美!沉浮一世

抓紧两根绳索就握住了打开天空的钥匙

 

再高点,我已越过了一声鸟鸣

鲜花与光芒无处不在。灵魂的翅膀飞过极点

 

如果再高,谁能知道我的惶恐

大地宽恕了我的叛逃,我无法逃避内心的羞愧

 

就像我仍然是自己的敌人

盗走了溢美之词,却掉进了时光的深渊

 

在回家的路上

 

风凉秋深,故乡已在一枚叶子的纹理中困倦

而我却依旧背负明月,走在回家的路上

 

像一列火车,为了一丁点的爱情或者牵念

日夜碾压于炊烟的期盼和一个人内心的惶恐

 

在回家的路上,我被时光追赶。像明月

看到对面失散已久的花瓣,再也无力走远

 

光阴:一枚叶子的行程

 

我内心有一把火,骨头里的冷

顺着树枝的伤口,一点一点舒展

 

我的脸色开始变得温暖,乌鸦咳嗽了一声

喜鹊把失散的旧时光堆在了枝头,等待闪电

 

一些人,因忙碌而困倦不堪

一些骨头支撑着自己,自己又靠着树顾盼

 

飞鸟啊,蜜蜂啊,辗转在季节的皱纹里

黄豆黄了,鲜花落了,光阴浪费了清风

 

转眼到了十月,那些树枝上的冷

贴着内心的温暖,找到了大地的血脉

 

万物生

 

鹰翅上的灰,已在暮色中燃烧

一只羊和云朵的撕扯还在继续

 

风吹啊,大地解开了衣襟

小荷露角,蛙鼓轻敲,微雨碎了时光

 

远处,山峦轻叠。炊烟缭绕处

一把老锄“咣当”一声,点亮了喜鹊的巢

 

小村背后,阿哥牵着阿妹的手

听着远处的火车就要开进他们的心里

 

时间惊了流水,河床上的石头

悄悄向前挪动着脚步

 

我在秋天的酒杯里追丢一只蝴蝶

 

风无法到达的内心,翅膀长在人性的软肋

做一片有追求的瓷,就像熟透的柿子吼破秋风的嗓音

 

继续赞美,继续爱。梦想接近苍白

泥沙俱下的生活,被一个个空酒瓶掩埋

 

是的,月光此起彼伏

赶路的兽,紧紧抓着风的衣襟

 

而轮回的石头依然无语

寒冷的人被一场薄霜覆盖

 

啊,我不在乎生死。只是向厚土致歉

我在秋天的酒杯里追丢一只蝴蝶

 

冬天里的事物

 

这些被时间遗弃的骨头

是岁月本身的疏忽,细微而忧郁

 

一只梅瓶,打破冰封的裂纹

铺张的雪花,渗入一个人的内心

 

那些孤立的决绝,没有暗涌

像拥有王冠的猛虎,隐于丛林的心跳

 

遍地都是远方,逼近火的预言

找不到打碎枷锁的利器

 

相信

 

一只蝴蝶的骨头里,残留着花瓣的叹息

春天无法拯救,群星寒冷的眼神里

游荡者孤独的暴力,就像秋天的盛宴

带来的是四季中最寒凉的祭祀

 

这一切,我信。把一个陈旧的梦寄憩于一朵莲上

就有芳菲落水,时光惊醒并喊出疼痛的理由


不等于

我不能把春天的一角给你看,那里有龌龊的交易
红颜萌动,指鹿为马的人有着落日的悖论
你可以自由倾泻,但你无法删除一滴水的痕迹
就像融化伤口的力量无法焊接内心的缝隙

我怂恿树木记下时光的密码,不等于
你可以随心所欲地从我的内心搬走一切风暴

修辞学

已是正午,要学会自己和自己握手
相见欢,不见也要小窃喜。时光虚设罪名
你把刀吞进自己肚里仍难逃釜底抽薪的结局
最好是含着热泪微笑,躲进梦中虚惊

也许,点灯的人掌控着更大的黑暗
锦衣夜行,春天的忧伤无法命名

 

 

 

正在蔓延的雾霾,与大地有了小小的碰撞

多么可怕,末日的气息漫过了一只鸟的飞翔

 

就像一道闪电,突然撕开一个人的内心

谎言无处可逃,惊慌像尘埃一样无法散去

 

时光如此丑陋,游弋在其中的疼痛

在硕大的伤口上,怎能呈现垂落之美

 

而落叶缤纷,大自然悲惨的宿命

让弯下腰的草,在惊慌中献出了最后的骨头

 

一朵花开口说出了内心的惊恐

 

这是春天的正午,雾霾里隐含着无声的罪恶

一群鸟飞出去了,就像失散的孩子没有回来

另一些隐没枝头,不敢惊动这个世界

 

四季有序,人心叵测

草木陷入绝望和忧伤。“我们成为自己的对手”

一朵花开口说出了内心的惊恐

 

这时光的黑洞,我们还要掘进多深

才能卸掉内心的黑暗,将一朵花的天空

擦洗的蔚蓝、透明并香气弥漫……

 

一场雨就是一场虚惊

 

勿忘我开了,鸟群在云层里掐灭了闪电

你在离家的路上,没有碰到奢华的落日

 

一场雨顺着时光的缝隙,呼唤另一种饥渴

就像我折叠了月光般的花香却无法对暗夜打开

 

而流淌的山川,湮没了全部鸟鸣

在春天秘密的丛林里,生活的阳光胭脂浓郁

 

一场雨就是一场虚惊,我们相互牵念

之间有看不见的电闪雷鸣

 

一朵桃花开得如此慢

 

一朵最后的桃花,翻着一本旧杂志

穿着黑丝袜的春风,和邻家的女孩说着遥远的爱情

 

满山的树木和草芥,陷入乡村的沉寂

干净的光,一瓣落在枝条的伤口,另一瓣落在女孩的脸颊

 

空着的位置上,生活继续

光阴和忧伤,困在迷失的芳香中

 

在一盏灯里看到母亲的眼神

 

母亲的眼神,就是一个乡村的灯盏

通往深夜的路,需要光的铺垫和依靠

 

或者,漆黑的风里,带着一朵桃花出门

就有月光的碎片,贴在老家的门楣

 

多好啊,当母亲点燃了时光里的温馨

当我站在柴草暗藏的青烟里

 

那些细微的,琐碎的幸福,从母亲的眼神里

沿着温暖的光线,渗入不可复制的记忆

 

在月光的霜冷里

 

在月光的霜冷里,时光黯淡萎靡

一个满身尘埃的旧女人,骨子里有着散淡的暗香

 

丝绸一样薄的夜晚,酒杯成了爱情的巢

明媚的记忆,撩开春天的软肋

 

再听见善良的火车,渐行渐远

风空着手,想取出我思想中隐藏的刺

 

此刻,在月光的霜冷里铺开飞翔的羽毛

除了人间烟火滂沱,天涯多远不值一提

 

重量

 

我一生都在计算着四季的重量

风在虚无中的强大,雨在花香中的滂沱

以及一枚叶子从风华到雪月,再到在浮世中悄然消失

 

“时间是老辣的对手”。生命之重

被时光的砝码一点点减去,就像体内的积水

始终无法打开河流的闸门

 

一切重量,都有着清秋般的命运!

 

低头

 

我已向时间低头。四十年风雨飘摇

在多舛的命运里,我已丢失了打开彩虹的钥匙

 

我已向时代低头。现实拒绝梦想

风花雪月的诗句,养不活一粒米的向往

 

我已向自己低头。在最后的岁月里

还要坚持把墓碑建造在脆弱的汉字中

 

看到大海,我不再像个男人

 

我终于看到了大海,看到了水的锦绣

这意味着,我看到了大山以外的另一种肩膀

 

生活原来可以如此浩瀚,如此深厚

一艘渔船,在潮起潮落间可以如此从容

 

现在,我感到骨头中的锈迹

一点点被海水掏空。云和鸟渐飞渐远

 

波涛深处的水草,在孤岛上秀着好身段

几只小海螺把落日抬到了摇晃着的海面

 

事实上,看到大海我已不再像个男人

周身既没有海的气息,胸中也无海的涛声

 

 

东山上的隐士摇着头

一片芦苇,沿着水的骨架,倾谈

 

仿佛世界打开了另一扇窗口

你我中间隔着一只大鸟的意识

 

绝望被掀动,旷世的爱情

在深巷中发出细小的尖叫

 

吹啊,心的另一个角落

是彻夜不眠的和煦

 

 

春风吹。桃花们集体碰杯

一弯旧枝,贴近天涯

 

小酒杯,倒啊,倒

流水漏尽了时光的醉

 

我们放下思想

世界放下手掌

 

憨厚的石头撑着灯

黎明等了三等

 

我经常用一些词语敲打自己的骨头

 

譬如,我去唐朝,从来不带明月

金樽暗淡,灵魂在一纸惺忪的词语间独饮

 

就有飞燕指点落日,晚霞拦住船头

一截肉身在宿命之河沉浮

 

“谁把世界安放在虚妄之间?”

我从滂沱的花香中,读出烟雨之外的千年暮色

 

因此,我经常用一些词语敲打自己的骨头

提醒钙化的思想,一滴水照样眷恋前世的清风

 

和菊花在蒙霜的路上谈祖国

 

“让我们共同赞美祖国吧!霜雪已在路上”

“那就从火焰开始,再到冷漠”

 

“权力掩盖了什么?譬如,小丑习惯嗜血”

“你是舌状草本,说话要注意口型”

 

“要是牢笼中的虎,突然开了天窗?”

“黑夜只诞生恶,光,总死在恶的口中”

 

“人民永远举着花环,野草病了还顶着露水”

“国破山河在,人死草复生”

 

“即将过冬,这是必然的枯萎吗?”

“没错,我的证词将在今晚交给奢靡的检察官”

 

旧月光

 

我仍在一件事物上游走,历经花朵

和蜂房。不可抵御的月光弥漫着涣散的人心

 

老房子已凹陷在另一种状态,怀念透明

孤独的车轮下,尘埃裹紧了身子

 

我害怕这日趋冷却的月光越走越远

秋风斑驳,我要把一些歌唱留给黎明

 

麻雀的浮躁

 

我眼看着深秋的骨骼就要坍塌

直到有风吹来,弯下腰的庄稼脱去最后一件衣服

 

而我的悲悯从现在开始,沿着父亲的汗水

往炉火里吹。折断翅膀也无法回到大地

 

那些乱石一样的麻雀,和秋风一起

陷进黄昏病入膏肓的胃里

 

就像一棵老树,在明月的慰藉中

说出麻雀的浮躁和祖国临近冬天的心病

 

这个秋天,乌鸦的声明太旧了

 

白刀子藏于白骨,海水死于火焰

在秋风的禅指下,万物低弧度中消失

 

就像缓慢的缝隙,在暗中剥开种子的来生

让光颓败于一枚叶子不多的行程中

 

这个秋天,乌鸦的声明太旧了

石头内部的硬伤,一直是月光苍白的根源

 

就像它庄重的旗袍,有着

不可覆盖的阴暗,仿佛它的本身

 

这些年

 

这些年,万物渐渐显现出身形

杨柳拂月,是月在与树下的虚无,旷世倾谈

走远的人或者半路杀出的心病,被生活

提炼成浑浊之物。如同东山上枉然的钟声

在绵延的黄昏里,叹气,顿足

 

这些年,生活也在经历生死

跳楼,避孕,被打黑,一夜情后又传染上凄凉的

在南北这条限速的高速路上,去往唐宋的人

越来越少。寺内的祈祷形同灾难的集散地

游走着白云之下最冷漠的火焰

 

这些年,日子被高楼压得越来越低

灵魂找不到俯瞰的缝隙,梅花向假山鞠躬

我突然觉得自己高贵,应该坐在南山的一棵树下

借着时光打磨圆滑的修辞

逼退那些内心虚狂的刀斧

 

我忽略了一场雪的从容

 

那时候,时光开了侧门

一只乌鸦探出头来,窥视着苍白的小镇

就见目空一切的寺庙,脱了龙袍,素面净身

身体里放生了无数头奇形怪状的小兽

山下落寞的石径,对魏晋越来越生疏

悄悄收起锋芒的人,背负年久失修的心境

邀风对饮,从容路过的雪,和时光一起跑

 

这一切,我若干年后想起

那场雪已返回山顶,变作白云,去了他乡

最初的丛林中,我忽略的不是一场雪的从容

而是原始的欢愉、爱和宗教……

 

雪把耳朵捂紧,一切徒有过往

 

我不眷恋陌生的光芒,在冬天的一个伏笔之中

好像听到什么动静,在四季的箴言间,慢慢移动

 

月光的灰烬铺满小镇,乌鸦静若寓言

一场雪,又一场雪,养活着泥土的香气

 

我不想再遏制腐朽的速度,一切过往

在谎言中羞愧,犹如白雪十里,万丈空虚

 

在安静的雪中剔出春天的翅膀

 

我看到了世界的羽毛在剥落,隐蔽的弹片

铺满去往明天的道路,江山孤独,灵魂浮躁

 

一只惶恐的鸽子,内心保留了河流的细柔

万物生而有光,荒芜和颓废还能坚持多久

 

让虚弱的爱,在安静的雪中剔出春天的翅膀吧

当风暴突起,有无尽的草木之香等待搬运

 

当春天的隐秘即将呈现

 

这一切,并不突然。风生水起,绵里藏针

时间之外的隐秘就要呈现,在所有惊喜之上

 

一切混沌和未知,将悸动于绝望的深渊

当它们放下心中的刀斧,纵身扑向大地

 

当汉字梳理出春天的纹理,打开时光的栅栏

在这无休无止的轮回中,一个人被春心打碎

 

大雪过后,我没有见到先知们的预言

 

大雪体内的墨汁没有叫出声来,冰凉的夜晚

仍由单纯的月色浇灌。就像庄子袖中的微风

 

从来不拂尘埃。在众多的颂词中

唯一复活的声音,来自老屋刺眼的裂缝

 

大雪过后,我没有见到先知们的预言

事物之间的关联,恰似冰冷的石头蕴藏着滚烫的火焰

 

在春天到来时没有人知道我虚构了知音

 

整个冬天,我在一瓣雪花的忧郁中打坐

万物寂静,众神高远。马车独自走在月色的山坡上

 

在宗教般的修辞中,一粒词掩盖不住尘世外的欲望

词语被语言污染,灵魂与远方的马蹄声貌合神离

 

仿佛抱璞而眠的水滴,在美学外制造了天涯

却无法抵达一盏长夜里行将枯寂的青灯

 

然而,在春天到来时没有人知道我虚构了知音

就像没有人知道那辆马车装满了万物奢求的春风

 

我从未被鸟儿们的泪水温存过

 

我不是铁石心肠的人,为什么

从未被鸟儿们的泪水温存过

 

人心向背,混沌迷离。夜晚太深了

大风带走的,是四季体内黯哑的忧郁

 

就像清歌一曲,落入泥土

一瓣雪花遮蔽了所有的出路

 

而天空下,那么多的鸟,打开了自己

那么多鸟儿们的泪水,却藏进了单薄的羽毛

 

我放弃的时光清澈见底

 

时光越来越黯,怠倦的诗经斜挂在

一座老钟的内心,虚无弥漫于肥大的江河

 

我错失了与上帝握手言和的机会

我把原罪种满庭院,我让它们接受时光的审判

 

万物生而有度,真理只是一张画皮

缺席者已窥视了事物之中的败絮

 

就像一百年后,灵魂无处隐身

究其原因,我放弃的时光清澈见底

 

夜幕下

 

我从白天来,也有阴暗的事物爬上梯子

流水中的撕咬声,暗示着怨恨的风翻阅着陌生的遭遇

 

心灵憔悴,我从经卷中订阅了灯盏

但我无法知晓,虔诚膜拜的神灵是否关闭了心扉

 

夜幕下的事物总是提心吊胆,像嘤嘤的哭声

把一场雪,深浅不一地丢在故乡的房顶

 

寂静本身

 

一场雪,超出了倦鸟的沉思

它更像低语,超出了雨水的理解。

 

当暗夜抖落雪花般的羽毛,清澈的寂寞

一定超出了相思本身。就像那些被遮蔽了的忧伤

 

与辽阔的苍茫相遇。而寂静本身

正在渐次坚硬的柔软中悄然生长

 

愧对春天

 

我一直隐藏在自己的身后,等待人群

脱离险境,绕过最后一个路口,抵达故乡

 

我一直站在山顶,劝诫内心卫冕的王

置于孤峰,逼退虚狂的刀斧,以免血洗残阳

 

我一直愧对春天,桃花开怀,红杏越墙

命运给过我黄金,我却没有兑付成陌上花开

 

作者简介:王志彦,网名山西雁、雁过无声,男,山西屯留人,《太行诗刊》总编,诗中国首届“网络十佳诗人”。已在《诗刊》、《星星》、《诗歌报月刊》、《诗选刊》、《诗潮》、《绿风》、《扬子江诗刊》、《中国诗歌》、《青年文学》、《山西文学》、《常青藤诗刊》(美国)、《海外诗刊》(加拿大)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百万字,曾多次获得《诗刊》《绿风》等全国诗赛文学奖项,诗作入选《世界现当代经典诗选》、《2011中国诗歌读本》、《当代新现实主义诗歌年选2011卷》、《当代新现实主义诗歌年选2012卷》《当代新现实主义诗歌年选2013卷》《中国地学诗歌双年选2011-2012》、《2012中国诗歌年鉴》《2012山西文学年度报告诗歌卷》《2012安徽年度文学诗选》《晋阳诗选》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秋语》(合著)、《低处的火焰》、《纸上双飞雁》(与弟王志斌合著),报告文学集《改革风云录》、《上党英杰》、《奔向小康》等。多种文学杂志签约作家。

 

诗歌观点: 

心在其间,就要满怀自然之情,尘世之爱,生活之痛。更要渴望诗的火焰照彻诗人内心的黑暗,让每一块平庸的石头发出自身的光芒。

  • 诗不是语言经验,应该是生活体验和精神指向在语言中的汇合。

 

邮箱:787167204@qq.com

地址:山西省屯留县羿神西街(正泰公司院内)乐乐小学转王志彦

邮编:046100

电话:13935533838

http://blog.sina.com.cn/u/2491408873(新浪博客)

 

关于王志彦的诗

 

●王志彦的诗写,着力于艺术探索,带有某种现代色彩。意象破碎、简隽,词语陌生化且大跨度拼接,运思的迭容中,时有哲理火花的迸溅。多为短什,篇幅精微而意味遥深。(苗雨时)

●他的诗歌流畅中富含隐秘,精短中藏着叛逆,语言干净,情感饱满,容易搅起来内心的波澜。(吴海斌)

●志彦的诗,诡异,蹊跷,又饱含哲理和悖论。(邢昊)

●灵魂的拷问 深邃的思索哲理的光芒饱满的质感深沉内敛的写作风格与当下最前沿诗歌鲜明特征的有机融合成就了王志彦诗歌的深度与潋滟两者相得益彰浑然一体难得(千江清水)

●王志彦的作品有底蕴,有成熟男人的思考和渗入。(花痴)

●首先喜欢诗者的气息,沉稳的行走。再者是从小见大,每一首都有开阔的意境诗句中渗透着对生命的认知和禅悟。诗写节制,有质感和承载,在意境中幻化,升华,是灵魂的低语。入境,入静,入心。足见王志彦良好的修为和深厚的功力。(微尘含笑)

●王志彦的诗歌描写深刻,情感饱满,朴质感人,将物和人自然揉合在一起,中国新诗智慧性语言在这里得到了呈现,再这样努力二十年,诺贝尔文学奖不得不发给中国诗歌。(和佩)

●志彦的诗,质感、空灵、精致,诗意开阔而意境深邃。语言的陌生感掌控得恰到好处,总在不经意间给读者以诗意的惊喜。一波三折的跳跃,极具内在张力,是一种合乎逻辑的诡异与绮丽。如橄榄在口,余韵十足。诗中不乏人文主义关怀,悲悯之心可触、可感,使作品更具深远意义。(琴心浅醉)

●王志彦的诸多诗歌,随性自然的流露,信手拈来的文字,抒发自己的情感。让人读起来感觉没有刻意雕饰的痕迹,容易引起心灵上的共鸣。诗意饱满,联想丰富,意境开阔。(巴芒)

●王志彦的诗歌是人文主义者和理想主义者的悲歌。心怀天下,却以很小的切口来表现,并拓出了深度与厚度,语言如刀锋一样,闪着寒光。(邓迪思)

●王志彦的诗,文笔冷峻而见思考,有秋风扫落叶之快感,有快刀斩乱麻之隐忍,苍劲有力。(毕俊厚)

●王志彦的诗以乡土为根基,但他更关注眼前的现实,对社会上那些有悖于乡土伧理的人和事,予以犀利的抨击与鞭鞑,以此彰显公平、正义。他写上访的老人,写公路的车祸,写岷县的地震,写下井矿工在轻浮的晨光中那双明亮的眼……,对底层民众和弱势群俸,寄予了无限的关爱与同情。(苗雨时)

●志彦的诗歌在一定程度上是草根诗歌的集合,他的写作姿态是崇低的,对乡土的人和物怀着他的悲悯,他自喻为大地上的尘埃,用他熟悉的手艺,用他的嗓音在抒发自己的哀伤,缠绵悱恻,哀怨低沉,让人在他的诗歌中对他不由多出来许多牵挂。他仿佛嗅到了命运中的硬伤散发出来的气味,他回避掉了漫长的焦虑,散发着许多不甘和倔强,而他始终在抗争,面对着这个世界给他的许多暗示。(吴海斌)

●他对生活,对生命,对生存的主观感悟和思索,无论描写、抒情,抑或揭露、批判,其间除了文学诗歌理应具有的社会与自然,现实和历史的担当,也融入了诗人美的体验,美的意识,融入了美的因子,美的元素。(杨平)

●他的诗歌不仅取材广泛,内容丰富,风格朴实大气,语言曼妙新颖,而且,总是化腐朽为神奇,随便什么静止的,动态的物象一旦进入诗歌,就变成意蕴绵长,美不胜收的意象,(杨平)

●他几乎很少纯粹的,孤独的去抒发某种个人抽象的情绪,情感,他总是那么痴迷于身边的现实的,记忆的,想象的人,社会,自然。而诗歌中的生活显然已经超越现实,具有了某种思想和哲学的意味与深刻,也具有了艺术、愉悦、感动和美。(杨平)

●王志彦是用心写诗的诗人,根植于我们生活生存的土地,关注人生,思索人生,表现生活,其诗歌总体风格平实大气,哲思敏锐,诗意徜徉。(杨平)

●他的诗歌语言游走在传统与现代间,既有“赋、比、兴”等源于诗经的手法,更有现代诗歌的象征,意象,通感,隐喻,变形....等。语言的高度决定了诗歌的高度,因而,志彦的诗歌许多都达到较高的艺术水准。(杨平)

●志彦的诗歌在艺术表现上也有很高造诣,他的诗歌一般都不长,十几行为多,在结构上采用两句一小节,或三句一小节,严密整饬,颇有闻一多先生倡导的“建筑美”,由于着意结构,也使得诗歌具有空间感,节奏清晰,空灵轻远。(杨平)

●柳枝随风在水上书写,你的文字清澈透明,是似水的情怀越过生命的界限向外衍散,
 唯有涟漪可以与之相媲美。(冢上春花)

●王志彦的诗读来赏心悦目,意境成景的控制力极其强烈。(风之子)

●王志彦的诗感觉与运行理路都可谓老道而轻车熟路了,诗人能从诸多辐射面顺理成章地介入现实,似轻描淡写,实则用心良苦。(张无为)

 

 

 


网友评论:
我也评论:

热门推荐

关于屯留588信息网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7 - 2014 屯留588信息网 版权所有